九分地,虽不多,但足矣
www.9fendi.com

诡异事件之三:悬疑故事《雨中女郎》

据说很多人看完《雨中女郎》这幅画以后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到底这幅画有怎样的魔力?

悬疑故事《雨中女郎》

事情要回到2006年冬季的一天,乌克兰有个美女画家斯韦特兰娜·捷列茨举办了一次画展,并取得了最大成功。

让她名声大噪的就是因为一幅名为《雨中女郎》的画,这幅画是美女画家在一天灵感爆发后用了整整一个多月时间创作出来的肖像画。

这幅画中的女郎带着一个奇怪的帽子,眼睛微闭,神情说不上来是凝重还是喜悦,给人产生很多种联想。这幅画因为别具一格而魅力十足,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并且在画展的首日,这幅画就被一位单身女老板用150000格里夫纳(约人民币124800元)买走了。

悬疑故事《雨中女郎》

《雨中女郎》——斯韦特兰娜·捷列茨

如果故事仅仅是到这里,那就只是个天才画家的励志故事了,也就没有接下来小编要给大家讲的故事了。

画展刚刚结束没几天,那个重金买下《雨中女郎》的女老板就来退画了。捷列茨对这事很是不能理解,要求给个理由。

女老板提起画就神情紧张,双眼通红,激动地对捷列茨说:“亲爱的,我再也受不了了,这幅画简直就是魔鬼,搅得我心神不宁。”

安尼娜听了纳闷,连忙问是怎么回事。从她神经质般断断续续的诉说中,安尼娜才知道,当卡德罗娃将《雨中女郎》悬挂在卧室后,她再也无法正常入睡了。

女老板惊恐万状地对她描述说,画挂在卧室当天晚上熄灯后,她正要入睡,却借着月光看到一个若有若无、似隐似现的神秘人影在动,只见这个神秘人一会儿坐到她床前,一会又站在衣柜旁……。

女老板被吓得大惊,连忙打开灯,却找不到任何人影。当时她觉得是不是自己因为劳累出现了幻觉,关了灯重新躺下,可就在她强迫自己排除杂念、闭目欲睡时,耳畔又突然响起了这个神秘人物的脚步声……

一连几个夜晚都出现了这种情况,所以,她觉得是这个画在作怪,因为在此之前,她是个沾枕头就能睡着的人。

捷列茨听她讲完后,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认为她一定是后悔买了这幅画而找的托词。不过,这幅画在展会上很受大家喜欢,相信一定能卖得掉。结果还真认证了捷列茨的想法,这幅画很快又被一位银行家买走了。

不料,半个月后,银行家也来退画了,只见他脸色惨白、双目无神的一遍遍哀求捷列茨:“小姐,这幅画我挂不得也毁不得,请您收回这幅画吧,我不要您退回购画款了。”

事情到了现在就开始变得有些蹊跷了,花重金购画,又自愿无偿地将此画物归原主,这不是傻子才会干的事吗?

捷列茨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可在这个银行家的讲述中,他似乎也是被这幅《雨中女郎》折磨得快要崩溃了的人。

他说,他将画挂在了客厅,欣赏了一会儿。晚上,当他在卧室里睡觉时,突然觉得“雨中女郎”从画中走下,径直来到他的身旁,弯下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甚至都能“嗅”到“雨中女郎”的气息。

他被吓的大叫一声后,发疯般地跑出卧室,惊慌之余他看到挂在客厅里的《雨中女郎》中的那个“她”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一块空荡荡的画布,他受到过度惊吓,被吓晕在客厅。

可到了第二日早晨,苏醒后的他发现,“雨中女郎”安然无恙的就在画里。起初他也以为这是他产生了幻觉,可是每到了夜深人静时,那天晚上发生的怪事又一幕幕的重现。他在接连几个晚上都撞上诡异的事情后,精神彻底垮了,于是找到了捷列茨,请求退画以求得个清静。

经过了这两次退画风波,《雨中女郎》是魔画的消息不胫而走,传得满城风雨,这幅画以及捷列茨彻底名声大噪。甚至有人说捷列茨是个能摄人魂魄的现代女巫,因为谁还能画出这样的魔画来,一定是捷列茨在这幅画上施了什么法术,谁购买此画,谁的灵魂就得不到安宁,早晚一天会被画魔吸去灵魂,而剩下躯壳。

这幅画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这让捷列茨很是苦恼,别人说她什么都无所谓,唯独不能不认可她的画作,这等于宣布她在画界的失败。就在她感到万般无奈之际,有个男士偏不信邪,他找到捷列茨,对她说他根本不在意“魔画”的坏名声,甚至还豪言壮语地说:“就算一个恶妇在我面前也会变得可爱。自然也完全可以和‘雨中女郎’共处。”不过事实证明,他们根本就没法相安无事。

当他几天后来退画时,告诉捷列茨:“起初我没注意到,她有一双白眼睛。后来,这双眼睛就出现在任何地方。我开始头痛,无缘无故情绪激动。这可不是我所需要的。”

就在有关《雨中女郎》的传闻越来越玄的时候,乌克兰警方、精神病专家和心理学家同时介入并将“目光”投向了画家捷列茨,可不幸的是,她也患上了幻听、幻视、幻想症,不得不入院治疗。

更糟糕的是,由于《雨中女郎》在画展首日曝光在至少上千名观众的视线里,现在这些观众也几乎都出现了幻听、幻视、幻想的病态反应。其中病情较重者已住进了精神病防治医院。

就这样,《画中女郎》第三次回到了创作者本人的手里,所有人都认为这幅画受到了诅咒,一个晚上就可以让人发疯,连创作者本人也受到了影响。

故事到这里已经走向了一个诡异的路线了,不知道是因为心理暗示还是这幅画真的有什么特殊的魔力,网络上掀起了一阵这是幅被人诅咒的画的浪潮。许多人也都表示看到了这幅画之后会感到恐惧、害怕、不舒服、做噩梦等等负面影响。

悬疑故事《雨中女郎》悬疑故事《雨中女郎》

可是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小编继续来带你看接下来发生的故事,你绝对意想不到~

乌克兰警方的洛克警长负责办理此案,经过技术鉴定,最后确定原来是画布被人下毒,是被人用一种致幻药剂浸过,所以才造成每位观赏者出现不同程度的幻觉。欣赏越久的人,病症就会越加严重,所以才会出现了上面发生的离奇事件。但谁会在画布里做手脚呢?

洛克警长紧皱眉头,他觉得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捷列茨能回忆起在她创作期间,谁跟她来往最密切,可她已经彻底疯了,至少需要一年时间的治疗调养。看来指望她找到线索是几乎不可能了。

警方继续调查发现捷列茨有个男友,叫凯特来(为了方便区分后文的凯德我们这里就叫他小来吧),以前一直跟捷列茨住在一起,但自从捷列茨住了院,他就再也没有出现。

找到小来并不是什么难事,当他被带入警局时,明显神情慌乱,嘴里不断地嘟囔着:“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找到我,可这事真的不是我干的。”洛克警长递给他一支烟,让他详细说说捷列茨创作此画时是什么一个状态。

可是在凯特来回忆中,好像捷列茨本身就是被某种神秘力量施了魔咒,听了让人非常惊恐。

他讲到:画展没举办前,捷列茨已经画了很多幅画,但一直没有画出能够令她满意的作品来。在创作《雨中女郎》时,是个冬夜。

有天,她突然从梦中惊醒,她对我说,仿佛有个无影无形的人来到她床前,幽幽地对她说:“起来吧,有幅普通人无法完成的魔画需要你来完成。”

似醒非醒的捷列茨问隐身人画什么呢?“画一个雨中女郎,画一个雨中女郎……”“隐身人”的声音在她耳畔一遍遍响起,与此同时,在画布上也“显”出一个女人的轮廓。

捷列茨便鬼使神差地披衣起床,在如醉如痴的状态下开始作画。她似乎一夜都在不停地挥笔作画,但一直到了天亮,在画布上竟然也只有寥寥数笔。从那以后,这种怪现象每夜都会发生。

小来接着回忆说,在画画期间,她目光时而坚定,时而迷离,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他想会不会画得走火入魔了,劝她停下来。可捷列茨并不听,并且还将他赶到楼下的房间,说这样就谁也不打扰了。

直至一个月后,这幅在她所说的“隐身人”监视下的画作才告完成。当时,捷列茨看着这幅画,认为这幅是她众多画作中最满意的一幅。最后,她不加思索的挥笔用乌克兰文写下:《雨中女郎》。

洛克警长听完点了点头,对小来说:“据调查,是你照顾捷列茨的日常起居。而我们也查证引起众多观画的人不同程度地患上了幻想症,是因为画被人浸泡了致幻药剂。而你为什么没有患上?”

凯特来听了警长这话,大吃一惊,急忙为自己辩护:“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下的毒?”

洛克警长盯着他的脸,紧接着说:“据说,你的家乡有一种裸头草的蘑菇,它无色无味,体内含有裸头草碱,人吸入后肌肉松弛无力,瞳孔放大,对周围环境产生隔离的感觉,似乎进入了梦境。”

“是有这种蘑菇。”小来不可否认地点头承认,但又反驳:“可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认为我犯罪。我没患上幻想症,是因为我根本就对画不感兴趣,而她也不让我靠近画室一步,说影响她的创作。”

洛克警长表情严肃地说:“我再问你一句,捷列茨病了后,你为什么离开她,难道你心里没鬼?”

小来低下了头,如实说道:“她后来越来越神经,我实在是受不了她了,原来,我以为她办画展能赚上一笔钱,没想到现在却人财两空,我不走还待何时?”

这个卑鄙的家伙,洛克警长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时,警署技术科的专家打来电话,使这个案件更加扑朔迷离。专家说,经过对画布上的药物成分进行了分析研究中发现,提炼出的这种药物,并非通过单种成分配制而成,要破解这个迷团,首先要弄清这种药物配制方法。

专家们首先把这种药物逐步化分为单个成分,然后找来与其同类的单个成分重新进行配制。然而,让专家们不解的是,重新配制出来的药物与画上的药物相差甚大,竟为两种皆然不同的药物。最后专家说,如果完全破解这种合成药物,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一定能攻破。

专家的话,证明了这画布上的药剂并不是简单的如“蘑菇菌”类的致幻药剂,也证明了像凯特来这样的非专业人根本就调制不出来的。侦破工作陷入了僵局。

洛克警长又一次来到捷列茨的画室,他觉得他一定是遗漏了什么,可仔细搜查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就在他想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相框引起了他的注意。画框里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他忽然想起,捷列茨曾经有过一次婚姻,生下一个女孩,后来她跟丈夫凯德先生性格不合,便离了婚。女儿也一直由凯德抚养。

他连忙查了凯德的有关档案。凯德是一名国家医学院的专家。洛克警长凭着多年的审案经验,觉得这个凯德先生并不寻常。他决定亲自去医学院一趟。事实证明,警察的直觉有时候果然很准。

在医学院的私人实验室,凯德正对着面前的瓶瓶罐罐忙碌着。当他听到警长找他,脸上略露出疑惑的神情。洛克警长坐下来后问凯德:“你知道捷列茨的事了吗?”凯德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平静地回答了句:“略有耳闻。”他是个不善谈的人,洛克警长觉得和他交流起来有点费劲:“听说你们之间有个女儿。”

“是的!”凯德扶了下眼睛,看得出来他不想多谈关于安尼娜的事。洛克警长见他有些不配合,便换了个话题:“你每天都在实验室里忙碌吗?那你的女儿怎么办?”

没想到一提到女儿,凯德神情有些激动:“保姆每天带着她,我这么辛苦工作也是为了她,希望能有天治好她的病。”他女儿因为有次发烧感冒没有得到及时医治而变成了聋子。

“11月6日的那天,你在哪里?”洛克警长问到。那天正是捷列茨画《雨中女郎》的前一天,而画布有可能就是这天被人做了手脚。

凯德想了想,回答说:“那天我一直在实验室做分析监测”。这次洛克警长无功而返,不过,凭他直觉,他还会来的。

二个月后,警署技术科专家经历了苦心钻研,终于发现,这种使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兴奋的药剂,是通过mtp、oxy及czpm这三种合成药物,综合配置提炼而得的。此药剂呈粉末状,虽无色无味,却极易被人体吸收,并有着强烈的毒性。专家们对此还做出论断:配置这种中枢兴奋药物,首先,此人要具备精湛的医学技术和过硬的药理知识;其次,还要具备专业的医学仪器;更重要的是,mtp、oxy及czpm三种药物都属稀罕药品,能够得到这些药物的人,必定是医学界的高层人士。而专家凯德完全符合上述的三项论断。

2007年3月2日,犯罪嫌疑人凯德被提审。然而此时,他大喊冤枉,否认其罪行。

第二天上午,调查人员来到了国家医学研究院,对凯德的私人实验室进行搜查,经过对实验室中的药品进行核对,三天后,调查人员终于找到了罕见的mtp、oxy及czpm这三种药物。与此同时,调查人员还发现,这三种药品的克数均少于从前的计量。这说明已经被人取走过。而这三种药物所减少的克数,恰好符合配制中枢兴奋药剂的所需用量。

经国家医学研究院的负责人介绍,在研究院里,拥有mtp、oxy及czpm,惟有凯德的私人实验室。并且凯德的实验室把守森严,完全可以排除被人偷盗的可能。

1月9日清晨,洛克警长再次来到国家医学研究院,并查看了去年11月1日至7日的加班列表。结果发现,期间凯德果真一直在加班。然而在表格的备注中,洛克警长意外的发现:11月7日晚7时,凯德外出,原因不详。

而正是那天的第二天,捷列茨开始作画。由此可以认定,凯德有重要嫌疑。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他终于低下了头,如实地交代了其犯罪的动机和手段。

两年前,捷列茨和凯德一见钟情,热恋闪婚。可婚后的日子让凯德很不适应。他比捷列茨大八岁,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可捷列茨天性敏感多情,而且热衷于画画。即使生了小女儿后也不管不顾,经常去各种酒吧和艺术场合聚会。而小女儿的病,就是因为有次发高烧,可捷列茨依旧去参加艺术聚会,将小女儿丢给了家里的保姆。当时,凯德正在外地出差。

可捷列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依旧我行我素,并且还和她的粉丝小来勾搭在一起了。凯德苦口婆心地劝说捷列茨,要她回归家庭,照顾年幼的女儿,几次吵架后,两个人都没有任何妥协。最后,捷列茨还和凯德提出了离婚。

凯德本想捷列茨正值年轻,以后经历些事情后就知道自己对她的爱,也就同意了离婚。可事情却不像他预料的那样。他听说她和小来同居在了一起,并且还要办画展,在一次举办画展前的发言会上,安尼娜说如今的成绩,背后都是跟小来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看到这里,凯德彻底失望了,他要人们看看捷列茨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美丽画家,而是一个抛夫弃子的丑恶女人。

捷列茨不是想画展取得最大成功吗?凯德打起了画展的主意,他要让捷列茨永远也别再拾起画笔。

经过冥思苦想,凯德终于发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运用他精湛的医学能力和技术,研制出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药物。

很快,凯德便开始实施他的计划。选定了mtp、oxy及czpm三种药品,并通过专业的医学仪器把这三种药物成分重新进行配制和提炼。这种药剂可以使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兴奋,达到产生强烈的幻觉效果。

在11月7日晚7时多一些,凯德来到了捷列茨的画室,当时,小来并不在家。而捷列茨正在为创作苦恼,在画室里来回徘徊。而有张画布正裁剪得当,泡在水里,等待最后的处理,第二天就要用上作画。

凯德以前也来过几次,都是索要女儿的抚养费而来,所以这次,他并未引起捷列茨的注意。只是捷列茨有点心不在焉,她的心思全在画上了。她说要去卧室拿钱,要凯德在画室等候,而凯德就是趁这个机会,将整瓶的药水倒进了装有画布的水盆里。

而不知情的捷列茨第二天将画布夹在画板上晾干,晚上,就出现了幻觉,认为有个“隐身人”在催她作画,其实,这是药水起作用了。

凯德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人能查出背后的真相。他认为自己的这项“专利”会无人知晓,可他还是低估了警察的能力。

事情至此渐渐明朗了,是因为陷入爱情而引发出的一场精心设计的局,凯德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无人能查出最后的真相。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警察的能力,他自己的这项“专利”最后还是被警方识破。

两年以后,捷列茨病情有了好转。当然,这幅画根本无人来买,不过捷列茨说:“每幅画作的问世都是为了某个具体的人。我相信,‘雨中女郎’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位。而且,就像她在寻找一样,那个人也在寻找她。”

终于,一个流传许久的魔画传闻也就此告破。没想到所谓的受诅咒的画背后隐藏的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由爱生恨而复仇的爱情故事。

 

赞(0)
9Fendi Blog » 诡异事件之三:悬疑故事《雨中女郎》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